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:m.ax038.co

波霸

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波霸

作者∶松柏生
扫描校正∶吴名


(第一册)

第一章艺高胆大艳福多
第二章福大命大本事大
第三章腥风血雨为火龙
第四章火龙伴君跳曼波
第五章天仙美女下凡来
第六章温香满怀乐淘淘


第一章艺高胆大艳福多

皓月当空,清光普照大地,那又圆又皎洁的月儿让人一瞧,直觉的就会想起
那位青春永驻的嫦娥仙子。

可惜,嫦娥仙子之故事毕竟只是传闻而已,谁也没有福气见到,不过,你若
着见眼前这个马仔,你铁定会说∶「赞!正点!」此地是伏牛山后山,山谷有一
泓潭水,潭旁有两间小木屋,此时正从木屋中走出一位马仔。

这马子穿着一身布衫裙,却以两倏松紧带将裙角系在脚踝,那头秀发更是以
一倏方巾裹住。

瞧她的右肩后方凸出一捆带穗的剑把,着来她还是有两下子,如果想要「把
」她,可要先掂掂自己的斤两哩!

她长得一张清丽秀美的脸孔,可说是丽若春梅绽雪,神如秋蕙披霜,双颊白
里透红,可谓人见人爱。

她走到屋前革地中央之后,立即「立定」双观察四周状况。

除秋虫唧唧之外,根本啥动静,她放心的将右掌向肩上一抬,一声龙吟般清
悠声音过后,一把宝剑已被抽出。

剑诀一引,纤足一移,那婀娜身子立即开始腾跃飘闪着。

那把宝剑被月色一照,立即幻出霍霍剑光,没多久,便已经将她裹得不见人
影,哇操!

好快好周密的剑法。

刹那间,她脸不红,气不喘的收招停身,只见她稍一思忖,立即放缓步子演
练那招「凤舞九天」。

她反复的演练一阵子之后,方始徐吁一口气的收招双将剑归鞘,瞧她含着微
笑,分明对武功进境甚感满意。

倏听林中传来一阵低沉的「嘿嘿」笑声,她神色一凛,沉喝一声∶「谁?」
之后,立即取剑戒备着。

林中之人尚未现身,草屋中已经掠出一位中年美妇,只见她朝少女的右前方
一站,沉声道∶「少装神弄鬼,出来吧!」

灰影一闪,一位相貌令人不敢恭维的老鬼自一株树上飘下来了。

他年约五十馀岁,身材又高又瘦,脸色蜡黄,双眼深凹,眉毛斜斜的倒垂下
来,形相甚为可怖。

哇操!若非他尚在阴笑,真会令人误认为他是僵尸哩!

少女一见到他隐在如此近的距离,自己却无法发现,他这身功夫实在太不可
思议,她立即低声道∶「娘,小心!」

「莹儿,此人好似传闻中那位『碧眼魔』井正莹,你要见机而退。」

「不,娘,咱们联手除去他。」

「咱们不是他的敌手,你先走吧!」

「不,孩儿岂能抛下你独自苟活呢?」

「傻孩子,你身负重任,岂可轻易冒险呢?你先走,娘自然有办法可以离开
,你别在此地令娘分心。」

「这┅┅」

瘦高老者站在她们身前三丈外,好似在欣赏一出精彩好戏般含笑不语,那对
深凹眼睛更是异彩连闪。

那种异彩不但充满「伊立曼彩色」,而且亮度灼灼,少女边思考边朝他望了
一眼,身子便轻轻一震。

神情更是一阵茫然。

瘦高老者那张蜡黄脸浮现出笑容了。

中年美妇刚思考妥拚命之对策,突见爱女的神色有异,她骇然的喝声∶「莹
儿!」立即一掌按向爱女的后心。

少女身子刚一震,瘦高老者已经似一阵风般飞来,吓得中年美妇急忙闪身迎
来。

两股掌劲更似怒马奔腾般疾冲向老者。

老者嘿嘿一笑,右袖一挥,「轰轰!」两声,这对母女好似被「超级台风」
扫到般向后疾飞而去。

老者似闪电般疾掠向少女。

中年美妇被震得气血翻涌,乍见老者掠向尚未完全清醒的爱女,她立即厉喝
一声∶「住手!」

纤腰一狞,不但硬生生的刹住身,更纵身疾扑而去。

老者朝少女的纤腰一扣,立即一掌拂向她的「黑甜穴」。

中年美妇气急败坏的全力扑过来了,老者脚踩坎离挟着少女在中年美妇的四
周飘闪着。

中年美妇连攻二十馀招,一见根本沾不上对方的衣角,心知自己的武功远逊
于他,立即刹招后退。

老者停在她身前丈馀外盯着她问道∶「你是『三绝掌』袁大成的后人吗?」

「是的,我正是袁秋华,你我无冤无仇,你为何要捉拿小女?」

「你们在三天前是否曾经杀了两人双重创一人?」

「是的立他们不该戏辱小女,难道他们是你的手下?」

「不错,他们是老夫的守洞弟子,你们杀了他们三人,老夫念在袁大成的面
上也不为己甚,令媛就替代那三人的工作吧!」

中年美妇骇然色变道∶「前辈,你既然有念双亡父的面子,何不原谅小心无
心之错,晚辈定必终身感激。」

「感激?你不觉得口惠实不惠吗?嘿嘿!」

「这┅┅前辈意欲何为?」

「老夫在你十四岁之时,便知道你日后必然是位大美人,想不到如今近四旬
,却更加的抚媚成熟,┅┅嘿。」

她想不到碧眼魔会打自己的脑筋,不由骇然连退。

「嘿嘿!这丫头比你更美,你走吧!」

说着,就欲替她打开襟扣。

她芳容失色的叫道∶「住手!」

「嘿嘿!你为何阻止老夫?」

「你┅┅你要做什么?」

「你知道老夫是谁吗?」

「你是井前辈吧?」

「正是!你既认识老夫,理该知道老夫的习性,是你要陪老夫,还是令媛来
陪老夫呢?」

她神色惨然的道∶「前辈可有变通之法?」

「没有?」

「晚辈若陪你,小女是否得以幸免?」

「行,老夫答应不动她,不过,她仍然必须作老夫的守洞弟子。」

「你当真不会动她?」

「你难道不知道老夫一向言出必行吗?」

她咬牙道句∶「希望你言而有信!」立即向木屋行去。

他嘿嘿连笑的挟着少女跟入房中。

她转身低头忙碌一阵子之后,立即浑身赤裸的上榻「列阵备战」,那张脸儿
却一片木然!

他嘿嘿一笑的将少女朝椅上一放,立即起身脱衣。

不久,他赤裸裸的上榻了。

别着他又高、又瘦、又老、又丑,那「话儿」却长得颇为「正点」,他刚一
顶,她立即觉得好似被一只长枪戮入腹中。

她的胴体不由一颤。

「嘿嘿!你老公呢?」

「死了!」

「如何死的?」

「遭人杀害。」

「难怪你们会躲在此地练武,对方是谁?」

「算了!说了也没用!」

「说来听听!」

「你惹不起他。」

「嘿嘿!当今世上尚有老夫惹不起的人吗?说!」

「『飞雷魔君』葛再兴。」

「啊!是他。」

他的神色一变,立即停止顶挺。

她趁势将双膝朝他的双腰一撞,双掌亦疾抓向他的双肩。

「砰」「砰」二声他的腰眼被撞得一阵酸麻,气血亦一阵翻涌之际,她那双
纤掌已经抓近双肩。

他冷哼一声,双眼异彩突现,同时盯着她的双眼。

她暗道一声∶「不妙!」立即浑身一震。

那对纤掌就在他的双肩上方停住,那对凤眼再也离不开他的双眼,神情立即
现出茫然哩!

「脚伸直!」

她的粉腿徐徐滑贴在榻上了。

「手放下!」

她那对纤掌平放在榻上了。

碧眼魔暗暗松口气,一边抚揉一边思忖着。

不久,他含着狞笑在她的「关元穴」双「促精穴」、「会阴穴」各轻揉数下
,然后瞧着她向侧一翻。

他刚仰躺妥,她立即在他的身上剧烈的顶挺着。

那对高耸的乳房立即幻出迷人的乳波。他嘿嘿连笑的把玩着那对乳房双欣赏
着她的胴体。

大约过了半个时辰,他倏地打了一阵哆嗦,立即朝她的「气海穴」一按,然
后,愉快的「开枪交货」。

他将她放在一旁,立即盘膝调息。

她却神色茫然的望着榻顶僵卧着。

大约过了半个时辰,他含着狞笑起身站在榻前盯着她的双眼沉声道∶「你叫
什么名宇?」

她茫然的征了一下,道∶「我叫什么名宇呢?」

「你好好想一想吧!」

「是!」

他起身穿上衣衫,立即开始搜索着房间。

大约过了一个时辰,他搜遍了房间,望着柜中的「先考袁公大成牌位」双「
先夫纪公安民牌位」狞笑不已。

他一见牌位在下角皆书有「袁秋华率女纪莹莹泣立」,他立即明白了这对母
女的姓名了。

他一见她尚躺在榻上茫然苦思,他立即沉声道∶「袁秋华!」

她倏地坐起身望着他问道∶「你在唤我吗?」

他的双眼异彩大盛,盯着她沉声道∶「老夫是你的主人。」

「是,主人!」

他指着衫裙道∶「穿衣吧!」

「是!」

他一见她缓慢的着衣,欣喜的忖道∶「太好啦!老天再训练一段时期之后,
她必然是个忠心的得力助手。他等地穿妥衫裙之后,沉声道∶「睡吧!」

她应声是,立即上榻掀被躺下。

没多久,她鼻息匀称的睡着了。

他满意的上前拍开纪莹莹的穴道,双眼异采连闪的盯着她沉声唤道「纪萤莹
,起来!」

她的身子一震,双眼一睁,立即起身。

「脱衣。」

她乖驯的,熟练的宽衣解带。

不久,她仅穿着一件白色肚兜双亵裤了,他一见她继续的要脱卸肚兜,立即
沉声道∶「停!」

她乖驯的垂臂望着他了。

「穿衣吧!」

她乖驯的重又穿上衫裙。

他拉着一倏木椅坐在她的对面道∶「坐下。」

她一坐下,他的双眼立即异采连闪的盯着她的双眼。

时间悄悄的流逝着,不到半个时辰,她的神情已由茫然变成钦敬,他满意的
继续盯着她。

一直到了破晓时分,他乏累的闭眼道∶「去做饭吧!」

她应声是,立即向外行去。

他取出一粒药丸服下,正欲调息之际。袁秋华已经起来,他立即弹出指风制
住她双扶她躺回榻上。

他便盘坐在椅上纳气调息。

不久,纪莹莹端着漱洗水入房,她朝碧眼魔望了一眼,又朝榻上一瞧,立即
将漱洗水放在碧眼魔的身旁地上。

她一离房,他的嘴角立即浮现狞笑。

大约过了半个时辰,他轻吁一口气,立即起身漱洗。

他刚放下毛巾,她已经端着一小锅饭双二盘青菜双一倏煎得香喷喷之鱼入房
摆在桌上了。

她摆妥饭菜双碗筷之后,先望向他然后又望向榻上。

「她是谁?」

「娘!」

「让她睡,用膳吧!」

「是!」

他默默的瞧她替自己盛饭,然后文静的用膳,他暗喜自己已经完全控制她,
立即愉快的用膳。

膳后,她端走漱洗水,又端来一盆干净水,然后离去。

他跟着出去,瞧她走入屋后菜圃去整理菜圃,他暗暗点头,立即回房解开袁
秋华的穴道。

袁秋华刚坐起身,他立即运功盯着她。

她便茫然的坐在榻上望着他的双眼。

一直过了一个多时辰,他一见她的神色已经转为诚敬双仰慕,他立即沉声唤
道∶「袁秋华!」

「漱洗双用膳吧!」

「是!」

他默默的瞧她熟稔的漱洗、梳发、倒水、用膳双收拾餐只离去之后,他含笑
自语道∶「半午,半年之后,老夫可以遂行第二步计划了!」

※※※※※

三天,碧眼魔默默的观察她们母女三天之后,便发现她们两人的日常起居和
晚上练武之事,根本没有受到心神受摄之影响。

他自己更似太上爷般受着她们的尊敬双侍候。

尽管如此,他仍在她们两人睡前分别施功凝摄她们心神半个时辰,以便逐日
加深控制,俾早日遂行他的第二步行动。

这天晚上,他在向袁秋华施功之后,沉声道∶「宽衣吧!」

她立即温驯的脱光身子。

他目睹她那迷人的容貌双胴体,欲焰一炽,匆匆的脱光身子之后,立即贪婪
的舔砥双抚揉胴体。

她似绵羊般乖驯的任他揩油,双眼忽而茫然,忽而清澈,忽而炽热,可见内
心仍然冲突不定。

他暗暗放在心上,立即服下一粒灵药,然后挥戈上马。

他架起她的粉腿,双掌按住奴乳,长枪朝洞中一顶,立即不疾不徐的挺动,
同时暗暗观察她的反应。

在迷人「交响曲」的飘扬中,时间过了半个时辰,她的凤眼炽热的望着他,
呼吸亦更加的急促粗浊了。

他一见她的反应比预期更佳,借助药力继续的冲刺了。

又过了不到盏茶时间,她倏地扭动下身迎合了。

他乐得全力冲刺了。

她的双眼更亮更圆了。

圆臀亦扭摇更疾了!

他乐得心神一分,突地打个哆嗦,「仓库」中的「货儿」便被「挤出来」了
,他不由自主的低唔及哆嗦不已了。

她似脱野马般疯狂扭动不已了。

他又乐了好一阵子之后,沉声道∶「停!」

她的身子一顿,立即停止扭动,不过,双眼仍然饥渴的望着他。

他坐在她的腰际,将右手食中二指朝「桃源洞」中一戮,道∶「继续吧!」

她兴奋的继续扭动了。

他嘿嘿连笑的欣赏她这种浪态,左掌不停的捏揉着那对乳房,心中真是充满
了得意及满足。

足足约又过了半个时辰,她哆嗦一阵子之后,才喘呼呼的停止扭动,那对凤
眼则柔情万千的望着他。

他知道自己已经奠定妥基础,立即愉快的起身。

她立即起身自榻旁盐洗架上端水取巾,温柔的替他擦拭身子,然后才擦拭着
自己的胴体。

这一夜,他温香软玉搂个满怀的睡着了。

他就以这种逍遥方式过日,一直到寒冬将临,他方始离去。

半个月之后,他提着两个大袋子回到木屋前了,立见她们母女似与亲人重逢
般热情的自房中出来迎接。

他一见她们已经换上冬袄,欣喜之下,立即跟着她们入屋。

那两个大袋中分别装着他的衣物、蜡味及近百种奇珍药材,二女看见那些药
材,凤眼立即一亮。

他猜忖她们一定对岐黄内行,于是,他试探性的取出五样药物慢慢的调和及
捣研起来了。

不久,她们二人居然也自行找药调制起来。

他仔细的观察一阵子之后,暗乐道∶「老夫怎么忘了袁大成有不俗的岐黄造
诣呢?这下子倒省去不少的麻烦。」

他立即挑出二十馀味药材,吩咐袁秋华调制着。

纪莹莹立即自动提着那袋腊味品放入柜中。

他便拿起柴刀入林,只见他的身子连闪,柴刀一阵挥动之后,林中立即躺着
三十馀段木块。

他运功将它们劈开之后,立即在原地开始打桩立基。

只见他先摆立九段长木块,然后再跃立在木块顶端,真气朝螂下一贯,木块
立即沉陷入地中。

不到盏茶时间,那九段木块便整齐的「立正」,他立即开始架梁、构架、竖
壁、忙碌着。

夕阳西沉了,一栋木屋也粗具规模了,他满意的在旁欣赏之际,袁秋华已经
恭敬的上前道∶「主人请用膳。」

他一跟着她进入厅中,立见纪莹莹端着一盆热水,盆中摆着一倏毛巾,他含
笑取巾擦洗手脸。

不久,三人入座用膳,他一见桌上多了一道腊味,立即朝她们二人含笑道句
∶「很好!」

及开始用膳。

膳后,纪莹莹刚收走餐具,袁秋华立即炽热的望了他一眼,然后自行宽衣解
带起来了哩!

他征了一下,忖道∶「女人真是三十如虎,四十如狼,老夫今晚趁机好好的
彻底将她征服吧!」

他立即起身宽衣。

她欣喜的钻入被中了。

他剥光身子又吞下三粒灵药,然后走向木榻。

他刚躺下,她立即自动的将胴体仰躺着。

她娇喘呼呼的轻扭胴体了。

他贪婪的抚揉及舔舐胴体了。不久,他一见「桃源洞」口已经一片汪洋,他
立即搂者她向侧一躺。

她顺势伏在他的身上,立即自动顶挺者。

他得意的抚摸她的同体忖道∶「袁大成,你当年撞坏老夫一桩采花案,你会
料到你的宝贝女儿会任老夫玩弄吗?」

他愉快的享受她的发泄了!

她越挺越疼,越顶越猛了。

胴体颤动得更迷人了!

他倏地仰起上身含住她的右乳不停的吸吭着。

她乐得轻轻一颤,挺顶得更起劲了!

房中立即洋溢着「青春进行曲」。

他来回的吸吮双乳,双手更是不停的在胴体到处游走,对于她的成熟胴体真
是爱不释手。

足足的过了半个多时辰,她终于杏汗淋漓,娇喘呼呼,不过,那胴体仍然贪
婪的,饥渴的顶挺着。

他被搞得全身舒畅,不由自主的全力向上猛顶着。

又过了不到半个盏茶时间,他突然打个哆嗦,她好似知道他节将要「交货」
,立即疯狂的顶挺着。

他乐得哆嗦更剧烈了。

不久,「货儿」蜂涌喷出了。

她又疾顶五十馀下之后,哆嗦的缓下身子。

他暗暗松口气的享受着这种蚀骨消魂快感。

终于,她安静了!

他摊开四肢回味着这种迷人的滋味。

好半晌之后,她起身端水开始替他净身,他望着她那温驯的样子,愉快的含
笑进入梦乡。

※※※※※

翌日,他专门劈柴,她俩熟练的掠上掠下搭屋,当夕阳西下之际,一间宽敞
的木屋搭建成了。

他接着进行内部装璜,他在四周壁上钉上一排排的长柜,然后在木屋中央以
大小石块砌成三个大灶架。

他接着入城买回一个大锅,大铁桶及两个大木桶,分别放在三个大灶架上之
后,便准备要开始炼药了。

翌日中午,他买回一大坛白干酒及一大袋药材,立即全部倒入铁桶中,然后
吩咐袁秋华看顾炉火。

当铁桶被烧成通红,屋中弥漫着酒气及药香之后,他立即和纪莹莹将第一批
购回且已经调妥之药丸、液、散、膏分别倒入两个木桶中。

黄昏时分,铁桶中之药液已经变冷,他抱起铁桶各倒一半于两个木桶中,然
后盖上两个木桶。

他满意的吁了一口气,立即回房。

在她们母女分工合作之下,没多久,便炊制妥晚膳。

膳后,他习惯性的在屋外散步了一阵子,然后进入木屋去瞧自己心爱的那两
桶药,他含笑摸着它们了。

不久,他听见纪莹莹练剑之剑风了,他走出木屋一瞧见她的身法及身材,他
的双眼一亮,笑意更深了!

「嘿嘿!丫头,老夫的心愿能否完成,全着你的啦!」

他一直瞧到她收剑返屋,方始跟入她的房中。

「主人,有事吗?」

「你的猿公剑法颇贝火候,可是,功力稍弱,对吗?」

「是的,我经常曾觉得心有馀而力不足。」

「你想增加功力吗?」

她欣喜的问道∶「主人,你能增加我的功力吗?」

他嘿嘿一笑,立即自怀中取出一本小册道∶「你先瞧瞧,若有不懂之处,明
早再来问老夫吧!」

「谢谢主人的成全!」

他将小册递给她,立即返房。

只见袁秋华正在望着首饰盒发征,他立即问道∶「没钱啦?」

「现银快用光,只剩下这些首饰可以变当。」

「小事情,收下吧!」

「叭!」一声,一叠银票立即落入首饰盒中。

「天呀!如此大笔的金额,够吃好几辈子了,主人,谢谢你!」

「嘿嘿!小意思,只要你们忠心的跟随老夫,你们不但可以不愁吃穿,而且
可以增进功力,歇息吧!」

她恭声应是,立即收妥首饰盒及脱去衣衫。

不久,两人赤裸裸的躺在榻上,他轻抚她的右乳问道∶「你知道莹儿的功力
不足,因此,无法完全施展猿公剑法的精妙处吧?」

「是的!」

「你想增加她的功力吗?」

「主人,你愿意帮忙吗?」

「是的!我调制那两桶药就是为了增加她的功力。」

她立即惊喜的道∶「主人,我们该如何报答你呢?」

「你现在不是就在报答我吗?」

她抚媚的一笑,立即将下身一顶,当场将那「话儿」请入洞中。

他顺势向后一翻,她立即趴伏在他的身上。

她熟稔的「颠干转坤」套动不已!

他愉快的抚揉那对乳房双欣赏着她的浪态。

此时,在她的心目中,他就足最值得尊敬之人,只要能够让他愉快,即使是
上刀山及下油锅,她也愿意干。

「碧眼魔」姓井,名叫正莹,今年约有六十七岁,由于专门玩女人及服用灵
药,因此,看上去只有五十馀岁。

由于,他自年青即练成魔教绝学「摄魂眼」,任何女人只要被她瞧中意,每
个人皆心甘情愿的任他玩个够。

因此,他的劣迹一向罕被人揭穿。

此番,他由负伤回去禀报的弟子口中知道,居然有一名绝色少女在伏牛山毁
了他的两位弟子,他当然要来算算账。

想不到却遇上这两个上等的货色,于是,他回去结束他的产业,专心到此地
来进行一项渴望数十年的计划。

此时,他边抚揉她的乳房,边按捏她的其他大穴,好一阵子之后,他暗喜道
∶「好,真是上等的货色。」

他开始思忖明早如何进行计划了。

袁秋华却热情的,越来越有劲的旋转着臀部。

一阵阵趐麻的快感使他不得不中断思绪,兴奋的向上猛顶着。

她被顶得舒畅万分,立即旋转更疾。

他一见到她浪成这付模样,立即放松心情冲刺着。

又过了盏茶时间,他打了一个哆嗦,立即愉快的挺动着。

她知道好戏即将落幕,立即贪婪的旋臀扭洞。

没多久,他低唔连连的「交货」了。

她又挺动十来下之后,虽然意犹未尽,却乖驯的安静下来,他见状之后,立
即躺在她的身旁,满意的抚揉着她的胴体。

她柔情万千的望着他,嘴角亦浮现出温驯的笑意。

不久,他满意约含笑坐起身子。

她立即起身自温桶中杓出温水替他净身。

他轻抚她的趐肩道∶「你真美。」

「主人过奖矣!」

他嘿嘿一笑,立即穿衣上榻休息。

不久,她洗净胴体温驯的依偎在他的怀中。

这一夜,他睡得香极了!

※※※※※

翌日膳后不久,纪莹莹果真拿着小册求向他请教,他一见她颇能问到重点,
立即欣然指点着。

袁秋华一见他热心的指导爱女,心中的敬意更深厚了。

晌午时分,纪莹莹已经悟透那套内功心法,她立即按照碧眼魔的指示盘坐运
功。

他仔细的瞧了盏茶时间之后,立即将右掌按在她的「命门穴」道∶「导气归
元,不生不灭,开始。」

说着,一股股的内力立即源源不绝的输入她的体中。

她的身子一震,立即会合他的内力开始依诀运功。

半个时辰之后,她全神入定了!

他收掌挥去额上的汗珠,立即服药运功。

袁秋华瞧得感动欣喜万分,她退到远处去拭泪了!

碧眼魔一直到黄昏时分才醒转,他刚睁开眼,立即看见袁秋华恭敬的地站在
房门前朝他行礼及招手。

他侧首一见纪莹莹仍在入定,而且气色莹然,他满意的穿妥毛靴,然后起身
朝外行去了。

他进入纪莹莹的房中,立见袁秋华行礼低声道∶「多谢主人不惜耗功成全小
女,请主人用膳吧!」

「一起来吧!」

「是!」

两人愉快的用膳之后,他一见屋外已经开始飘雪,他立即欣然道∶「好一场
瑞雪,对莹儿助益太大了。」

「可否请主人明示。」

「老夫传授给莹儿的心法名叫『玄阴真诀』,此时她已经扎妥元基,正可以
利用瑞雪及潭水助长阴元。」

「主人此举莫非寓有以阴培阴之意?」

「正是,以大自然之纯阴培养她的元阴,只要她挨得过这个冬天,明春化雪
之时,你必会对她刮目相看。」

「多谢主人的成全。」

「别客气,老夫一向言而有信,只要你们听老夫的话,老夫一定会满足你们
的需求及愿望。」

「是!愚母女誓死顺从。」

「很好,令媛在明春炼成元阴体之后,尚需有纯阳之气予以阴阳调和,老夫
已经拟妥调和方式,你先瞧瞧这本册子。」

说着,立即取出一本小册递给她。

她翻阅半个时辰之后,问道∶「主人是否要我去采阳补阴?」

「不,是采阳滋阴,老夫要你去采集童身未破之少年阳气来滋润调和莹儿之
元阴体哩!」

「这┅┅这有违天和哩!」

「错了,你所采集的只是对方之元阳,而且只采取一次,对方只要妥加调养
,根本不会影响身体。」

「是,不过,该如何寻得对象呢?」

「老夫已经觅妥不少的对象,你安心的修炼吧!」

「是,主人今晚是否需要服侍?」

「老夫若有需要,自会找你,你专心修炼吧!」

「是!」她收妥餐具之后,果真立即仔细阅读小册。

他在旁仔细指点一个多时辰之后,她开始上榻调息了。

他一见她在不到半个盏茶时间,便顺利的运行一圈,他在暗赞她的修为不错
之馀,他的右掌便按住她的「气海穴」。

她立即发现一股气团涌入体中,她知道他要帮助自己,她立即忍住惊喜全神
的运转着了。

不到半个时辰,她已经顺利的入定。

他使劲一扯,才将自己的右掌拉开。

他满意的服药调息了。

一个寒冷的夜晚便在三人的调息中消逝了,他睁开眼瞧了袁秋华一眼,便到
邻房去瞧纪莹莹。

他刚入房,纪莹莹便闻声醒来,她正欲下榻行礼,却见全身一轻,居然朝前
冲出,骇得她不由神色一变。

他含笑点点头,便转身朝外行去。

他轻轻一堆厅门,一见似有东西堵住,他立即忆起昨晚飘雪花之事,于是,
他立即凑近板缝向外一瞧。

只见屋外已成一片银色世界,而且雪花尚在飘落,他一见屋外积了三尺高的
雪,他便将掌贴在木门上双徐徐吐出劲气。

不久,门前之积雪似被烈火烤过般,已经化成清水向外流去,他便吁气含笑
推门出去欣赏雪景。

他走到潭旁纵眼一瞧,忖道∶「再过这一个时辰,潭面的冰层必然更厚,嘿
嘿!老夫的愿望又顺利的踏前一步了。」

他在已结成冰的潭面走了一圈之后,立即在潭中央盘坐。

不到盏茶时间,他欣然忖道∶「太好啦!天助我也!」

他挥挥发上的雪花朝屋中行去了。

袁秋华正在屋前铲雪,她一见到碧眼魔,立即行礼道∶「主人,早!」

「早,先用膳吧!」

「是!」

两人一入房,纪莹莹正好摆妥早膳及餐具,三人便开始用膳。

他在用膳时一向不说话,因此三人便默默的陪他用膳。

膳后,他带着三大朝外行去道∶「莹儿,你悟透『玄阴真诀』了吧?」

「是的,多谢主人的成全。」

「老夫打算让你在潭心修炼真诀,俾藉潭心灵气及大自然寒气助你早日练成
传闻中的玄阴体。」

「是!」

「修炼之际除了进食及排泄,不得擅离。」

「是!」

「你先去准备,待会就开始修炼吧!」

她道声是,立即离去。

他含笑朝袁秋华问道∶「你练得还顺利吧?」

「是,多谢主人的成全。」

「在莹儿炼功期间,一切多偏劳你了。」

「理该如此,有劳主人操心矣!」

他道句∶「你去忙吧!」立即步向林中那间炼丹房。

他先挥化门前之积雪再入屋。

他先后打开那两个木桶瞧了一阵子之后,立即戴上一寸面具易容成为一位中
年人朝山外远处驰去。

他入城之后,一边在城中闲逛一边购物,暗中注意着少数大户人家之动态,
一直到黄昏时分,他才出城。

出城之后,他一见路上空无一人,四周又无异状,他立即施展开身法,似强
矢离弩般疾纵而去。

当他返回潭边,立见纪莹莹尚在潭中心打坐,他一卸下面具,袁秋华便欣然
自屋中掠来。

他将手中之物递给他道∶「莹儿用膳了吗?」

「刚用过不久,她今天只吃一餐,卸丝毫不累,『玄阴员诀』果真具有奇效
,谢谢主人的成全。」

他得意的道∶「再过一个月,她只需服用灵药而已,恨本不需喝茶用膳,届
时,你自会发现更多的奇效哩!」

「是!主人,你真是非凡。」

他一见桌上的饭菜尚末动过,立即问道∶「你尚未用膳吗?」

「是的,我在等主人用膳。」

「下回别等老夫,时间一到就自行用膳。」

「是!」

「你去用膳吧!」

她脆声应是,将东西朝柜中一放,立即开始用膳。

他即提着那三十六包药材进入「炼丹房」,启盒调制着。

半个时辰之后,他掠到纪莹莹的身前,只见雪已经积到她的腰旁半尺,雪花
只要一近她的身子,立即自行化去。

他的脸儿漾出笑容了。

他津津有味的瞧着!足足的过了一个多时辰,纪莹莹睁眼含笑唤句∶「主人
!」

这一笑,好似百花怒放,他瞧得欲焰一涨,暗道∶「好个美人儿,不行,小
不忍则乱大谋,老夫岂能因小失大!」

他抖落身上的雪花道∶「你练得很好,歇会儿再继续吧!」

她欣然应是,立即同房去「缴水费」。

从那天起,纪莹莹专心的在潭心打坐修炼「玄阴员诀」,袁秋华则料理家事
及练习采补功夫。

碧眼魔每隔三两天便入城,他一边采购一边寻找肥羊,一个月之后,他已经
找到二十馀名少年。

雪越积越厚,他看见纪莹莹不言不语的在潭心打坐,积雪已经快要遮没她的
头部,她却稳若泰山的打坐。

他仔细的观察过她的气色之后,立即欣然进入炼丹房倒了两大瓶药液,回房
朝袁秋华问道∶「你知道这两瓶是啥药吗?」

「请主人明示。」

「此药可以增功及维持体力,明日将它们及便盆交给莹儿,吩咐尽量别中断
炼功及出坑吧!」

「是,多谢主人的成全,」「你的采补功夫进境如何?」

「颇为顺利!」

他道句∶「试试看吧!」立即起身。

她欣然上前替他宽衣解带了。

他轻抚她的双颊道∶「莹儿的进境甚快,开春之后,你就必须入城采集阳男
之元阳,你可要有心理准备。」

「是!我会努力的。」

「老夫已经觅妥一部份的对象,你只要吸足一百名童男之元阳及逐日转注给
莹儿,何愁此大仇无法得报呢?」

她脆声应是,立即脱去肚兜。

他轻抚着双乳,双眼充满了欲焰。

她温驯的除去内裤便站在原处任他「揩油」他嘿嘿一笑,立即上榻躺妥。

她会意的张腿蹲在他的腰旁,洞口朝那根软绵绵的「话儿」一揍,腹即一阵
糯动,那「话儿」便被吸得「立正致敬」了。

「嘿嘿!好功夫,此老夫的估计还要强。」

她抚媚的一笑,下身一挺,立即将那「话儿」邀请入洞。

她熟练的套动及顶挺着。

他愉快的轻抚奴乳及她的胴体。

时间迅速的消逝着,她越顶越疾了!

阵阵美妙的快感使他嘿嘿连笑,那「话儿」亦跟着猛顶狠挺着。

她立即开始转动圆臀及蠕动小腹。

他马上觉得那「话儿」被紧紧的挟住,那个「小和尚头」好似不停的被「菜
瓜布」刷动,说多酸就有多酸。

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。

口中更是「哈啊!」一叫!

她旋转得更起劲了!

她的小腹蠕动更疾了!

终于,他「唔啊」连叫,剧颤连连了,一股货儿似泉水般向外射出了!她突
然吁了一口气,「桃源洞」立即一松。他正在担心会一泄如注,一见她自动收功
,他放心了!他闭眼回味此种迷人的快感了!她一见到他如此的满足,脸儿立即
绽放着微笑。


第二章福大命大本事大

春天的脚步近了,积雪开始在溶化了!这天晚上子时,碧眼魔盘坐在潭中央
附近沉声道∶「莹儿,气沉丹田,破水入潭,并自右侧十丈外,破冰出潭!」

「是!」

「劈叭!」一声,他原本尚能着见她的发端,此时卸已经无法见到,他不由
暗暗欣喜她能迅速的震破冰层。

他的嘴角刚浮出笑容,倏见右侧十丈外的冰层一裂,「轰!」一声,纪莹莹
已经冲破冰层射出。

只见她俐落的来个「鸽子翻身」立即射落在碧眼魔身前三丈外行礼道∶「多
谢主人的成全。」

「免礼,宽衣!」

「是!」

她毫不犹豫的将那套穿了三个多月的白色衫裙及肚兜,甚至连内裤也脱下,
然后恭立在他的面前。

那张绝色容貌白里透红,人见人爱。

那付象牙般玲珑剔透胴体,不由令碧眼魔这位「花国魔王」的欲焰高涨,那
「话儿」迅即「立正致敬」。

所幸他盘膝而坐,因此尚不致于出丑。

那对倒钟般悬挂在胸前的玉乳既白又挺,峰顶那两粒淡紫色的「花生」令他
瞧得很想吸吭及捻捏一番。

那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,配上那个浑圆的臀部,更显得经不起一握,令他更
想楼她入怀。

平坦光滑的腹部下方生长着一片茂盛黝黑的「草木」,它们延伸到「桃源洞
」上方,更添增撩人的气氛。

「桃源洞」口那两扇门又白又鼓,好似两瓣「水蜜桃」,配合那两片殷紫的
嫩肉,不由令他想好好的吸吭一番。

那「话儿」似鼓槌般猛敲内裤了。他瞧得双眼尽赤,好半晌之后,他连吸数
口气,才沉声道∶「以指代剑全力施展一次猿公剑法吧!」

「是!」

她将右手食中二指一并,步法一踩,果真迅速的纵跃及扑腾,刹那间,她周
身附近立即不停的台起雪花。

他起初尚能仔细的瞧着她的身法及招式,后来却被那颤动的以乳及迷人的「
桃源洞」瞧痴了。

不久,她欣然收招望着他。

他悚然一醒,问道∶「你是否觉得顺手多了?」

「是的,多谢主人的成全。」

「下去好好的沐浴一番再休息吧!」

她应声是,立即取衣离去。

「嘿嘿!好一个尤物,你迟早是老夫枕边人,嘿嘿!」

他欣然回房之后,立听她们母女在邻房低声欢叙,他微微一笑,立即脱光身
子躺在榻上。

没多久,袁秋华步入房中,她一见到他那「话儿」在「高呼口号」般颤动着
,她立即熄烛及宽衣解带。

刹那间,她柔驯的贴入他的怀中。

他翻身一顶,那「话儿」老马识途的顶入「桃源洞」中,同时大刀涧斧的在
洞中到处「开恳」着。

她热情的旋臀顶洞迎合着。

房中立即扬溢着迷人的「交响曲」。

邻房的纪莹莹正在擦拭胴体,年近十九的她乍听见这种迷人的音乐,她的心
儿没来由加速跳动了。

她不由自主的轻抚自己的以乳。

她曾见过其母侍候碧眼魔的动作,因此,她的以掌徐徐的在自己的胴体到处
的抚揉着了。

不到盏茶时间,她的呼吸急促了!

此时的碧眼魔正被袁秋华顶得痛快及吸得妙趣横生,他突听邻房的急促声音
,不由一悚。

他立即沉声道∶「莹儿,你在干什么?」

纪莹莹似被冰水淋遍全身,不由颤声道∶「我┅┅我┅┅」

「速运功!」

「是!」

碧眼魔又疾顶三十馀下之后,吁口气开始「交货」着,她立即收功及轻旋圆
臀,让他能够「更上一层楼」。

「莹儿几岁啦?」

「快十九岁了!」

「难怪!歇息吧!」

「是!」

她立即起身替他「善后」。

※※※※※

早春的夜晚仍然泛寒,城中的人们早就钻入被中,有老婆的人就抱老婆,没
有老婆的人只好抱紧棉被。

子初时分,碧眼魔及袁秋华鬼魅般来到城中首富余万财府宅前,两人对视一
眼,立即掠上墙梢。

碧眼魔朝最右侧房间一指,袁秋华立即掠去。

窗靡紧闭,布幔深邮,她甫接近窗靡,一听见房中传出匀称的鼾声,她立即
知道房中之人已经熟睡。

她的以掌朝窗靡一按及轻轻的一推,立即悄然入房。

她关妥窗扉,立见一位十六岁馀的少年搂被熟睡,她朝房中四周一瞧,放心
的朝榻前行去。

她先制住他的「黑甜穴」,立即脱去他的下裳。

只见那节约有「无名指」长的「小宝宝」亦在「酣睡」,她朝他的「关元穴
」一按,即张口吸吮它。

不久,「小宝宝」变成一门「小钢炮」了。

她将内外裤一脱,立即张腿吞下「炮管」。

她将它全部吞下之后,纤掌朝他的「促精穴」一按,腹即一阵蠕动,他立即
轻轻的哆嗦着。

不久,一股股「菜鸟原汁」纷纷射入她的洞中。

她仔细的打量他,一直到他的额头冒出汗粒,她立即收功及轻轻的在他的「
檀中穴」一按。

他立即停止哆嗦的睡着。

她取巾塞住洞口,开始运功调息着。

不到半个盏茶时间,她张口舔净那「话儿」,并以纱巾将它拭净,然后再替
他穿回裤子。

她又抹平榻上之跪痕,然后启窗离去。

她含笑朝碧眼魔略一挥手,两人立即朝城外掠去。

不到半个时辰,两人便已经回到纪莹莹的房中,只见她正吐纳均匀的调息着
,袁秋华立即盘坐在她的身前。

袁秋华先调息半个时辰,然后将右掌按在纪莹莹的「气海穴」,徐徐输出真
气道∶「归元导一,五气朝元。」

纪莹莹身子一震,立即导气会合那股真气。

盏茶时间之后,袁秋华吁口气及移开右掌。

碧眼魔一见纪莹莹的额上隐透红光,立即欣喜的忖道∶「太好啦!若能再多
遇上二十几位富家少年,说不定可以提早完功哩!」

从那晚起,碧眼魔及袁秋华不分晴雨的出动,由于他们行动谨慎,被害者又
能保住生命,接连六十天,一直顺利无事。

纪莹的进展令碧眼魔满意极了!

由于此城之「童子鹤」只剩下五人可以盗取元阳,碧眼魔便将对象的住所交
给袁秋华,然后到邻城去寻找对象。

一连三天,袁秋华按址找人,她不但顺利的找到对象,而且亦盗回他们的元
阳转输入纪莹莹的体中。

这天晚上子初时分,她愉快的来到「阿福木材行」后院。

她昨晚返家之时,曾经绕到此地一次,因此,她在掠入后院之后,立即掠到
那间又窄又臭的柴房。

只见一位年约十八岁的少年打着赤膊,穿着一倏补缝两处的布裤,四肢大张
的呼呼大睡着。

据相学所述,此种睡相之人心胸坦荡,无牵无挂,因此,袁秋华放心的推门
而入,并朝木床行去。

她刚探掌欲制住他的「黑甜穴」,倏听「咻!」一声,她悚然侧首一瞧,立
即着见一倏寸馀长浑身金光闪闪的小蛇疾射而来。

她乍遇这种怪蛇,立即屈指一弹。

在她的估计,此蛇既然很小,必然应指而毙,那知,它的头儿一顿,身于一
弓,不但避过那记指力,而且来势更疾。

她暗自大骇,立即扬掌如刀疾削向蛇身。

倏见蛇首一偏,蛇尾一扬,她只觉掌背一疼,她刚闷哼出声,正欲挥掌将它
甩开,却觉手臂一麻。

她吓得急忙欲以左臂抓开怪蛇,却觉心口一颤,身子立即向后倒去。

怪蛇似乎知道闯了祸,它末待袁秋华落地,立即射上少年的脸旁,而且将蛇
尾朝他的左侧太阳穴轻轻一点。

「碎!」一声,袁秋华摔成大元宝。

那少年却仍呼呼大睡着。

怪蛇将红信一吐,立即射同袁秋华。

袁秋华只觉全身麻木,心知大限已至,她在惊恨之下,以眼不由浮出泪珠,
没多久便串成二倏泪线。

怪蛇却自她的左鼻孔疾钻仰入,迅速的沿着颈部钻入她的胸腹间,她疼得不
由自主的张开檀口。

不久,她浑身又黑又紫瞪眼断气了。

这是她盗取六十三位少年元阳的报应。

怪蛇在她的体中不停的吸吮着,没多久,她身上的鲜血已被吸得将尽,它才
拥肿、蹒珊的自她的口中爬出来。

只见它停在她的胸腹间将身子盘妥,口儿一张,一粒花生米大,金光闪闪的
小丸立即自它的口中溢出。

它便伸舌弹挑着那粒小丸。

没多久,它的身材又恢复原状,只见它将那粒小丸一吞,立即射到她的头旁
,并且紧紧的咬住她的衣领。

怪事出现了,它朝后一耸,袁秋华的尸体便被拉出半尺远,只见它不停的耸
动,尸体便一直被拉出去。

不到盏茶时间,尸体居然被拉到沟旁,只见它的小口一张,一蓬黑烟冲口而
出,准确的射中她的脸部。

立见脸部的肌肉迅速的蚀烂,没多久,便蔓延到颈部以下。

怪蛇很高兴的在尸体附近弹射一阵子,一直到尸体及衣衫全即化为黄水,而
且流入沟中之后,它才射回房中。

只见它的身子一弹,立即射入少年身旁的竹管中。

大约过了一个时辰,天公伯仔不知道是因为伤心,还是因为高兴,居然开始
下雨,而且越下越大,越下越疾!

不到半个时辰,那滩黄水便被冲得一干二净,由于雨势甚大,后院不但已经
积水,而且开始淹入房中。

没多久,突听一阵破锣般叫声道∶「死阿建!死阿建!淹水啦!你还不来搬
柴,你是不是睡死啦?」

木床上这位少年姓载,单名建,他方才被怪蛇的蛇尾在左侧太阳穴点了一下
,此时仍在昏睡,根本听不见叫声。

只见一对中年夫妇正在柴房中搬柴及汲水,那妇人边汲水边叫喊着心中之怒
火迅速的燃烧着。

不久,她拿起一块劈妥的木柴就欲离去。

那男人忙劝道∶「阿娥,别火啦!阿建一定白天太累,才┅┅」

「太累?管吃又管住,一个月又可以领半两银子,干那么一点活,就算累呀
!」说着,立即气呼呼的冲了出去。

「阿娥,则乱打,出了人命,可不好玩哩!」

「放心,死不了啦!」

「别打成重伤,否则,可要少一个人干活哩!」

「少噜咽!快搬柴啦!」

那妇人冲到载建的房中,一见水已经淹到床脚,他'/>欢乐生肖|官网 重庆欢乐生肖计划 欢乐生肖怎么玩 重庆欢乐生肖走势图 青娱乐
  • 欢乐生肖|聊天室 欢乐生肖|游戏 欢乐生肖怎么玩 欢乐生肖怎么玩 欢乐生肖代理 成人手机小电影 小电影在线观看
  • 欢乐生肖—注册 欢乐生肖计划 欢乐生肖计划 欢乐生肖玩法 久久精品
  • 欢乐生肖|微信群 欢乐生肖玩法 -优质平台 欢乐生肖互动交流网站 国产HD精品
  • 欢乐生肖的微博 欢乐生肖|免费试玩 欢乐生肖10万元中奖 欢乐生肖 -官方首页 九九av
  • 欢乐生肖|聊天室 欢乐生肖|官网 欢乐生肖彩票 欢乐生肖|计划软件 高清自拍1
  • 欢乐生肖—开户 欢乐生肖玩法 -优质平台 欢乐生肖平台 官方欢乐生肖 动感地带
  • 欢乐生肖|官网 欢乐生肖|游戏 欢乐生肖|备用域名 快开彩票欢乐生肖 精彩小视频
  • 欢乐生肖平台 福彩欢乐生肖游戏上市 欢乐生肖怎么玩 猫咪成人影视
  • 欢乐生肖平台 福彩欢乐生肖游戏上市 欢乐生肖怎么玩 猫咪成人影视
  • 欢乐生肖|免费试玩 欢乐生肖计划 福彩欢乐生肖游戏上市 91自拍1
  • 欢乐生肖|聊天室 重庆欢乐生肖走势图 欢乐生肖玩法 重庆欢乐生肖平台 草榴影视
  • ©2019 欢乐生肖|聊天室 欢乐生肖时时彩优质平台 欢乐生肖游戏上市 欢乐生肖|免费计划 敏感地带 sitemap.xml

    客服电话:13388889635

    联系人:棕榈

    公司地址:上海清美绿色食品有限公司

    备案号:沪ICP备01007544号

    关于我们 隐私权政策 服务条款 联系我们